凶镇

艾勒里·奎恩 | 古装言情 | 已完结

红砖建筑的莱特镇车站,外观低矮平阔。屋檐下方停置一辆生锈的手推车,车上坐着两个小男孩,他们身穿蓝色套头衫,两腿悬空晃动,嘴里很一致地嚼着口香糖,一边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奎因先生。车站外围的碎石路,随地可见马粪东一堆西一洼。窄小的两层木板房,以及仿佛驼着背、外表平庸的小店,都簇拥

6.00 万字 | 2022-12-21 16:40更新

脸对脸

艾勒里·奎恩 | 古装言情 | 已完结

埃勒里的环球旅行已经进入了倒数第二个阶段。为了收集有用的写作素材,他已走访了许多城市,听警长们讲述了许多活生生的故事。他本来只计划在伦敦停留一个晚上,但就在从奥拉飞往伦敦的途中,却碰到了一个在伦敦警察厅威尔专员办公室工作的国际刑警。这位刑警非常讨人喜欢,从一个酒馆到

16.90 万字 | 2022-12-21 16:40更新

Z之悲剧

艾勒里·奎恩 | 古装言情 | 已完结

由于我个人在这段故事的一连串事件中所参与的部分,对于那些倾倒于哲瑞·雷恩先生大名的人们来说,实在提不起他们丝毫的兴趣,因此在兼顾身为妇人的虚荣心之下,我就尽可能简单扼要地做个自我介绍。我很年轻,年轻得即使以最严苛的标准衡量都毫无异议。我天生一双水灵灵的蓝色大眼睛——

4.79 万字 | 2022-12-21 16:40更新

Y之悲剧

艾勒里·奎恩 | 古装言情 | 已完结

在那个非比寻常的二月下午,深海拖捞船拉维尼亚D号自冗长的大西洋旅途归来,驶过沙钩岬,向汉考克港尖鸣汽笛,船首推波船尾迤俪地一路推进下湾。船上渔获不多,肮脏的甲板有如一片杀戮战场,腥臭的大西洋海风令人反胃,船员们诅咒着船长、海洋、鱼群、铅黑的天色和左舷侧那片斯塔登岛的不毛

7.34 万字 | 2022-12-21 16:40更新

艾勒里·奎恩中短篇小说

艾勒里·奎恩 | 古装言情 | 已完结

艾勒里·奎恩中短篇全集小说

5.10 万字 | 2022-12-21 16:40更新

无人生还

阿加莎·克里斯蒂 | 古装言情 | 已完结

他把报纸上讲到的有关印地安岛的种种事情,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先是说有一位美国财主,简直对玩游艇着了魔,因此,买下了这个小岛。接着又说这位财主就在这个坐落在德文郡海面的弹丸小岛上盖了一幢豪华绝伦的时髦别墅;可惜的是,他的第三任新夫人最怕水,结果只能连房带岛一起招盘出售。关于

12.76 万字 | 2022-12-21 16:40更新

犯罪团伙

阿加莎·克里斯蒂 | 古装言情 | 已完结

托马斯·贝雷斯福德夫人在长沙发上挪动了一下身子,百无聊赖地朝窗外看去。窗外视野并不深远,被街对面的一小排房子所遮挡。贝雷斯福德夫人长叹一口气,继而又哈欠连天。“我真希望,”她说道,“出点什么事。”她丈夫抬头瞪了她一眼。塔彭丝又叹了一口气,迷茫地闭上了眼睛。“汤米和塔彭

7.02 万字 | 2022-12-21 16:40更新

死亡约会

阿加莎·克里斯蒂 | 古装言情 | 已完结

“怎样,非把她杀掉不行吧?”这句话流进寂静的暗夜,在附近回响片刻,旋即在黑暗中向死海消逝。赫邱里·白罗手搁窗环上,迟疑了一阵。随即双眉紧皱,猛然关起窗子,仿佛要把有害的夜气全部关在外头一样,白罗自幼就相信,外头的空气最好不要让它流进房间,尤其夜晚的空气对身体更是有害。放下窗帘

6.22 万字 | 2022-12-21 16:40更新

神秘的第三者

阿加莎·克里斯蒂 | 古装言情 | 已完结

凌晨时分,帕克-派恩先生乘坐由巴塞罗那开往马霍卡岛的汽轮在帕尔马下了船。他立刻感到了失望,旅馆全满了!供他选择的最佳住处是一间衣橱似的不透风的楼房,在市中心的一家旅馆里。从房间向下看,是旅馆的内院。帕克-派恩先生并不打算住在那里。旅馆老板对他的失望显得漠然。

13.84 万字 | 2022-12-21 16:40更新

身居高位

阿瑟·黑利 | 古装言情 | 已完结

这是一部描写加拿大总理及其部长们的政治内幕与私生活的小说。慑于美苏争夺世界和核战争的威胁,加总理决心与美国合并,统一军队,引入美国核基地。这一计划引起了加拿大高级领导层的激烈冲突。反对党利用几个有争议的移民问题向政府频频发难。上搞议会围攻,中有法庭论战,下至新闻界抨

4.00 万字 | 2022-12-21 16:40更新

贵宾室的怪客

内田康夫 | 古装言情 | 已完结

《旅行和历史》杂志自由撰稿人浅见光彦受到某位不知姓名的大款资助,参加了“飞鸟”号环球航海旅游。“飞鸟”号停靠香港时,同贵宾室的游客村田满下船后竟一直未归,弄得浅见十分不安。不料,几天后在舱内的冷冻柜里发现了村田满的尸体,惨案的发生引起了船上各方面人士的恐慌。日本警视

2.60 万字 | 2022-12-21 16:40更新

阿加莎·克里斯蒂自传

阿加莎·克里斯蒂 | 古装言情 | 已完结

谁说女子不如男?推理之峰的顶端,赫然端坐一位女王。童年的阳光安宁温暖,亲人的关爱美好芬芳。玩耍的日子似小溪流淌,少女的情怀如诗一般。青春的风景亦梦亦幻,与他携手步入婚姻殿堂。初执笔杆便有成果非凡,展开双翼纵情云游四方。大瀑布的奇景澳洲的港湾,新西兰的晴空檀香山的浪。生活

2.20 万字 | 2022-12-21 16:40更新

底牌

阿加莎·克里斯蒂 | 古装言情 | 已完结

"亲爱的白罗先生!"章 个人的声音软绵绵的,呼噜呼噜响--存心做为工具使用--不带一丝冲动或随缘的气息。赫邱里·白罗转过身子。他鞠躬,郑重和来人握手。他的目光颇不寻常。偶尔邂逅此人可以说勾起了他难得有机会感受的情绪。"亲爱的夏塔纳先生,"他说。他们俩都停住不动,象两个就位的

6.20 万字 | 2022-12-21 16:40更新

第三个女郎

阿加莎·克里斯蒂 | 古装言情 | 已完结

赫邱里?白罗坐在早餐桌上。右手边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巧克力,他一直嗜好甜食,就着这杯热巧克力喝的是一块小甜面包,配巧克最好吃了。他满意地点了点头。他跑了几家铺子才买了来的;是一家丹麦点心店,可绝对比附近那家号称法国面包房要好不知多少倍,那家根本是唬人的。他总算解了馋,肚子

6.29 万字 | 2022-12-21 16:40更新

此夜绵绵

阿加莎·克里斯蒂 | 古装言情 | 已完结

“终了也就是开始”……这句话我常常听见人家说。听起来挺不错的——但它真正的意思是什么?假如有这么一处地方,一个人可以用手指头指下去说道:“那天一切一切都是打从这开始的吗?就在这么个时候,这么个地点,有了这么回事吗?”或许,我的遭遇开始时,在“乔治与孽龙”公司的墙上,见到了那份

5.05 万字 | 2022-12-21 16:40更新

白马酒店

阿加莎·克里斯蒂 | 古装言情 | 已完结

在我看来,研究“白马酒店”这件怪事有两种途径。尽管俗语说得好,“从开始处着手,一直继续到最后才住手”,但是事实上却没有那么简单,因为谁也难说这件事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开始的。历史学家感到最因惑的一点,就是某一段历史究竟始于何时?就这件事而言,可以从高曼神父离开住处,去看一位垂死

13.74 万字 | 2022-12-21 16:40更新

暗藏杀机

阿加莎·克里斯蒂 | 古装言情 | 已完结

一九一五年五月七日下午两点,卢西塔尼亚号客轮接连被两枚鱼雷击中,正迅速下沉。船员以最快的速度放下救生艇。妇女和儿童排队等着上救生艇。有的妇女绝望地紧紧抱住丈夫,有的孩子拼命地抓住他们的父亲,另外一些妇女把孩子紧紧搂在怀里。一位女孩独自站在一旁,她很年轻,还不到十八岁。

17.32 万字 | 2022-12-21 16:40更新

H庄园的一次午餐

阿加莎·克里斯蒂 | 古装言情 | 已完结

“埃莉诺·凯瑟琳·卡莱尔,您被指控于本年七月二十七日杀害了玛丽·杰勒德。您是否承认自己是有罪的?”埃莉诺·卡莱尔笔直地站立着。她那傲然高昂的头、生气勃勃的蓝色眼睛使人惊讶。她的头发像煤炭一样乌黑。修剪应时的眉毛形成两条细线。法庭笼罩在一片沉闷而紧张的寂静中。辩

5.69 万字 | 2022-12-21 16:40更新

复仇的女神

阿加莎·克里斯蒂 | 古装言情 | 已完结

玛柏儿小姐习惯在下午,看第二份报。每天早上,有两份报送到她家里。如果头一份能准时送到的话,她会在吃早点时读它。送报童很不一定,不是换了个新人,就是临时找人代送。报童对送报的路径,各有各的做法。这也许是送报太单调了的缘故。但定报的人,总是习惯看一早送到的报纸,以便在搭车去上

6.59 万字 | 2022-12-21 16:40更新

怪钟

阿加莎·克里斯蒂 | 古装言情 | 已完结

九月九日的下午,一如平常的下午,没有两样。任何人对于那天即将发生的不幸,毫无一丝预感。(除了一人例外,那就是住在威尔布朗姆胡同四十七号的巴克太太,她对于预感特别有一套,每次她心头觉得一阵怪异之后,总要将那种不安的感觉,详详细细地描述一番。但是巴克太太住在四十七号,离开十九号甚

6.33 万字 | 2022-12-21 16:40更新